清代淫词小说新发现—绣像载阳堂意外缘

绣像载阳堂意外缘:四卷18回双重函4册全,不题撰人,清末石印本,封面题签“绣像意外奇缘”。前有道光辛巳(元年)季冬题於花山官舍,白下梓材龚晋,新安天中生题於沪上序;光绪十有二年小春月上幹秋斋自序於寒山寺中绣像意外缘辨;目录;插图3叶6幅。

书长13.2×8.2cm,半框10.9×7cm,14行34字,四周双边,白口单黑鱼。版心上题“绣像意外缘”,内记卷目,叶数。有光纸,印刷清晰,阅读容易。4册合计80叶160面,连函厚约2.2厘米,首册前数叶小修补,余品好。

书前不题作者,道光序记:“自有书传以来。代有名家。世多奇笔。然不过擅一长。精一艺而已。未有如毗陵周竹安先生操作述之笔。神绝有如此者。诗文歌传皆为丰岁之珍。饥年之粟。世之文人墨士获之如暗室一灯。已有大裨于后进矣。兹乃于花山官舍闲暇之余。复传《意外缘》一书。览之不觉击手称快。称快其事”。

光绪秋斋辨记:“余于庚辰岁(光绪六年)游幕岭南花山官舍。暇日与同年友金陵龚梓材者把酒谈心。志相得也。往往各道本乡今昔奇事。梓材性似聊斋。闻异必志。曾志余述之事一十二则。其笔法宛似《虞初新志》。阅之可爱。梓材索余亦志彼述之奇事。但余素不善此。又不敢藏拙。不得已而择其所述之邱树业自鬻于张以私尤环环一事。其遇合之奇。报施之爽。情文之笃。颇有趣味。成一书。名曰《意外缘》”。

综上所记,所谓“毗陵周竹安先生”,纯属杜撰。“金陵龚梓材”,亦未必可信。作者实为“秋斋”,其人思想怪异,原超前代异端李卓吾、冯梦龙,直可比肩五四新时代作家,惜生平无从可考。

成书约在光绪初,叙缙绅子邱树业与金陵富家少妇尤环环相爱相伴至终,死后登仙之传奇故事。情节脱胎弹词《三笑姻缘》。观其遇合之奇,报施之爽,情友之笃,颇有趣味。内容“虽近淫淫。而章法、笔法、句法、字法。无一不足启发后人。淫者见之谓之淫。文者见之谓之文。而先生传《意外缘》之笔亦近乎是。虽云前法实出新裁。显微拗折。跌宕淋漓。不特冷韵晚香袭袭动人。更一种意在笔先。神游境外之妙。真前无古人。而后无来者”。

“此书虽蹈于淫。然由于缘动于情。即蹈于淫。犹可说也。夫缘也者。合之端也。情也者。理之用也。有是缘有是情。然后通乎阴阳之气。谓之和。可也。目之淫。非也。况天下之淫事。何日无之?亦何处无之?人非贤圣。谁能免此?试问天下希贤希圣者。能有几人终之?此书断不可经两种人之眼。若与冬烘头脑先生见。恼文理不通淫行可秽而已。不审其故。是以文害志也。之但与荡检逾闲之徒见之。固不问文理不通。亦不理书中之本意。但将床第之事回环笑阅。以为醋葫芦之外书云。余更憾焉。绕屋循思。欲藏鸠拙。不如卷而怀之。火而除之。为尤得也。吾将请自斯语矣”。

同光两朝,朝廷虽一再严查淫词小说,黄风却依然势头不减。嘉庆间有蜃楼志,载阳堂意外缘假托前朝所作,色情描写露骨,堪称清朝之最。截至光绪末,许多久负盛名之黄书改头换面,重出市井。如肉蒲团改称巧奇缘,隔帘花影又名花影奇情传,灯草和尚唤作奇僧传,桃花影改题牡丹奇缘,绣榻野史美其名曰怡情阵。可见禁欲窒情,违悖人类最原始爱好的倒行逆施,终究未能得逞。

是书无刻本,此石印本为祖本,流传罕见。通行有6回、12回本,皆删净淫秽描写,读若嚼蜡,聊无风趣。18回足本仅复旦大学有藏,提要“光绪己亥(二十五年)季春上海书局石印本,首秋斋自序,次为白下梓材龚晋序”,与此书有异,知非同版。

丙戌小雪记于板桥德丸

点击购买

 

投稿者:

株式会社明月

株式会社明月2017年创立,持有包括书籍商许可(東京公安委員会登録番号:305491805941),特定国際種事業者(事業者番号:S-3-13-31612)在内的日本国合法资质,是一家追求情怀、文化和品位的公司。专门发掘各种不宜发掘的艺术品,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色艺术。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