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买古籍(上)

啸亭续录:四卷6册一函,存续录卷一、二,杂录卷四、七;汲修主人(昭梿)著,清刊,行款同九思堂原本,缺乏牌记,无法断定是原本还是翻刻本。以此书存世稀少看来,似无翻刻的可能性。

啸亭杂录十卷,续录五卷,昭梿著。昭梿原袭礼亲王爵,后因故被削爵圈禁三年,释后仅赏宗人府候补主事。昭梿被圈禁的罪名很多,但十有八九都是欲加之罪。据说最大原罪还是写了啸亭杂录和续录,触动了皇帝的尾巴。

是书通行多石印及铅印本,刻本流传罕见。曾以清末民初铅印本及通行中华书局排印本校对刻本,结论中华书局排印本最是乱七八糟,典型的滥竽充数的拼凑本。铅印本内容多于刻本,同样内容细节也有差异,推断为牟利出版商擅自加工。

这辈子就赶过一次农村大集,买了两部书,这是其中之一。2004年去诸城访友,司机大脑短路绕道高密,由此机缘巧合有幸赶上传说中的古籍大集,真是大开眼界。

首先,老农比起教授学问高深多了。比如各种“铜板”或“铜版”的四书五经,前些年有个著名装逼狂专门写了篇几万字的大论文,论此铜版非铜铸活字,乃是木刻本。装逼狂目前貌似依然上窜下跳的活跃于网上网下,就不点名了。

就事论事,这类眼不瞎都能看出是木刻本,为了这么点屁事,写出那么多又长又臭的屁话,典型的骗稿费兼沽名钓誉。老农们解说的最简洁,最通俗易懂:所谓铜版,意为板上钉钉,指校正无讹,版本质量好。

其次,古籍大集古风犹存,以质论价,和以洗钱及人为炒作为主的拍卖会完全不同。石印本依据品相不同,每册100-150不等,有函套和完整的翻倍。刻本同理,每册200-500不等,不同在于有函套和完整的后面再加个0,如果不是科举类大路货则价格另议。

广义写本的价格完全遵循古风,民国以前普通人的信札带封的2000,无封1000,论封不论叶。长信1万起价,几十封这种大部头信札另议。科举类的写本500起价,如果有稿本嫌疑的需要互相斗智斗勇。有名家嫌疑的一律五位数起价。04年古籍拍卖会刚起步,尚且要脸,五位数能买套很好的明版。

此书原函白纸,刻印清晰,品相完好。在农村大集属于尤物,捡漏纯粹是做梦。老农各方面知识都强过教授,比如此书,啸亭杂录在清史资料的重要价值解说的比百度都详细。是否全的问题争论了很久,最终老农大获全胜。

理由很简单,函套原题签“啸亭续录”而非“杂录”,续录出于杂录之后纯属废话。原装原函,没有配本,单纯版本学角度属于全。至于内容为何掺杂“杂录”,得问原出版商,不属于后人可以解释的问题。

听起来非常有道理,所以剩下的就是个价格问题。时间有限,没空磨蹭,最终便宜了200,属于“面子钱”,仅次于没便宜。当时有被宰的感觉,但过去快20年后的今天,啸亭杂录和续录依然市面罕见,可见老农终究是厚道人。

点击购买

投稿者:

株式会社明月

株式会社明月2017年创立,持有包括书籍商许可(東京公安委員会登録番号:305491805941),特定国際種事業者(事業者番号:S-3-13-31612)在内的日本国合法资质,是一家追求情怀、文化和品位的公司。专门发掘各种不宜发掘的艺术品,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色艺术。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