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伟大诗人

艾青和茨威格都被遗忘的年代,再提起凡尔哈伦这个拗口的名字很不与时俱进。

那就换个话题,看看手工彩色的版画。pochoir没有合适的中文翻译,大体意为孔版印刷,手工彩色,但不等于中国所谓的油印。这是近代中国西化以来没有接收的众多重要绘画技术之一,同样重要的还有很多,有空陆续补遗。

爱弥尔·凡尔哈伦(Emile Verhaeren,又译爱弥儿·维尔哈伦,1855-1919):比利时具有国际影响的著名象征主义诗人,“现代生活派”创始人,素有“力量诗人”的美誉。1883年发表首部诗集《佛兰德景物》(Les Flamandes),歌颂家乡风土人情和女性自然美,才华毕露,大获成功,被誉为“佛兰德风土诗人”,在欧洲诗坛崭露头角。

凡尔哈伦早期诗歌富有浓郁民歌色彩,语言质朴,感情纯真,写景写人形象逼真,栩栩如生,通俗易懂又无庸俗气息。后来受新兴社会主义影响,转型现实主义,诗集题材广泛,“概括了当时整个时代的新面貌,是19世纪末20年代初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的一面镜子”。他用象征主义的表现方法描绘五光十色的现代生活,浓墨重彩,声情并茂,关键处画龙点睛,妙语惊人,在现代派自成一格。

19世纪末20世纪初,凡尔哈伦因为天主教义和社会主义思想产生“精神危机”,开始用阴暗、晦涩、朦胧的语言描写昏暗、肃杀、冰冷的世界。此间发表的《黄昏》、《土崩瓦解》和《黑色的火炬》,表达了诗人彷徨惆怅,痛苦欲狂的心情,被誉为倾诉世纪末悲观绝望的阴暗三部曲。

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回忆了为结识凡尔哈仑前往布鲁塞尔的经历:“我不知道凡尔哈仑这个名字在今天是否还有意义,然而在当年,他是所有法语诗人中第一个试图要像对美国作出的贡献沃尔特·惠特曼那样对欧洲有所贡献:即要认识时代,认识未来。他早已开始热爱这个现代世界,并把它作为诗歌题材。当其他人把机器视为恶魔,把城市当作丑恶,认为当时的时代缺乏一切诗意时,他却为每一项新的发明,每一项技术成就感到欢欣鼓舞”。

作为同时代作家,茨威格是凡尔哈仑在德国最重要的译介者与传播者:“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我发现这位在德国完全不知名的作家的——德国文学界长期以来把他和魏尔伦相混淆,就像把罗曼·罗兰和罗斯丹相混淆一样。如果说单纯只爱一个人,那么这始终意味着双倍的爱”。

凡尔哈伦的《原野与城市》,是中国现代诗坛元老艾青平生唯一的译诗集。曾经留学法国的艾青深受凡尔哈仑影响,诗风与凡尔哈仑最为接近。

点击购买

投稿者:

株式会社明月

株式会社明月2017年创立,持有包括书籍商许可(東京公安委員会登録番号:305491805941),特定国際種事業者(事業者番号:S-3-13-31612)在内的日本国合法资质,是一家追求情怀、文化和品位的公司。专门发掘各种不宜发掘的艺术品,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色艺术。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