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笔下的裸女

就事论事,纯粹一家之言。

这幅标题名为《仰卧的绿衣仕女》,画不对题,感觉很别扭,不知道是拍卖会拟题还是常玉原题。单论艺术水准。甩出此前那些疑似洗净资金的天价货几十里地,价格却只是天价货的零头。怕搞错0,认真数了两遍,确定是七位数。这事很神奇,比中国股市都神。

我确定常玉是男人,但很难想象男人能把女人画到这种境界。为了确定我的确定,脱裤子放屁的谷歌了常玉的照片,最终当然确定还是男人。

色情艺术的角度,这幅仅次于登峰造极。很难估计常玉睡了多少法国女郎,应该不会少于三位数。中国人缺乏色情细胞,在此基础上又长期被洗脑,十有八九分不清色情和猥亵的区别。

常玉人生有三分之二在法国度过,终于在色情艺术领域给中国人留下了一席之地,难能可贵。这幅明显投机取巧,但巧夺天工,自然而然的用粗壮的大腿掩盖了生殖器官。画女人最难的是脸,裸女则是隐私部位最难。

常玉用漫画的手法轻松解决两大难题,只能用伟大形容。淫而不荡是性感的第二高境界,中国人在性感方面长期处于下九流,难得有人晋级高层。作为艺术家,常玉必须伟大。简而言之,他完美展现了女性自然的丰满性感。

上图选自1929年初版《我俩》(Nous deux)插图,让·杜拉克(Jean·Dulac)原创。同样是投机取巧,杜拉克在色情艺术造诣超过常玉。事实上,从20年代至今,杜拉克在法国一直大名鼎鼎。常玉则比较尴尬,维基百科的条目去年才建立,只有中文版,并且几乎每句结尾都有问号(表示存疑)。这事越说越敏感,点到为止。

艺术本无价,可以人为炒作价值,但不能颠倒黑白。色情艺术领域,法国20-50年代人才辈出,登峰造极者若干。常玉也是色情领域的佼佼者,但距离巅峰还有一段小距离。没见过和没见识是自己的问题,蛤蟆自愿坐井,没人有义务拉出井。妄自菲薄愚蠢且无聊,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海纳百川,有容为大。

投稿者:

株式会社明月

株式会社明月2017年创立,持有包括书籍商许可(東京公安委員会登録番号:305491805941),特定国際種事業者(事業者番号:S-3-13-31612)在内的日本国合法资质,是一家追求情怀、文化和品位的公司。专门发掘各种不宜发掘的艺术品,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色艺术。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