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柜

我第一次发现床头柜还挺丰富,摆钟和台灯都是在银座买的法国古董,是一家人的旧藏。钟的外壳用整块玉石做的,摸了快一年也没有镇定作用。倒是走时精准,几乎没有声音,最适合我这种高度近视还要在床上看时间还讨厌任何杂音的重度神经病,虽然睡觉我还必须开电视。

dav

台灯据说是法国高贵名牌,但没人识货就是废品,最终结局就是买钟送台灯,虽然因为开关太麻烦,拿回来只开过一次,还是为了试验灯泡。效果确实好,可惜现在睡前也不看书了,用不上。谁来东京可以考虑顺手捎带走,白送。做工真好,属于艺术品。

台灯上面的粉水晶原石是山梨县水晶博物馆偷着卖的,9月底刚倒闭,我算赶上最后一波。100年前粉水晶比黄金贵,日本人去美国搞到一块都要在家里供着,现在可好,水晶博物馆都倒闭了。镇静效果目前还没起作用,倒是去烟味效果极佳,比空气净化器好用多了。希望夏天洒点水能当空调用,日本电费太贵。

救心丸和硝油舌下含服片属于必备,屋子里除了厕所和浴室,每间室内都有。事实证明所有救心丸都是个屁,含服片这种特效级别的中国还没有,单纯这点回村养老就不现实,只能死在日本。最讽刺的是,出门经常忘记携带,熊孩子说这叫本末倒置。

常备润喉糖中日两国加起来竟然有四种,比较出乎意料。到现在也不适应日本糖,家里寄来的国货吃完咋办又是个麻烦事。物产店唯独不卖润喉糖,据说没有傻逼放着日本的不吃非要吃国货,这属于我个人喜好。

安眠药中日法英加起来有4种8样,属国货最坑,日货是软刀子杀人,副作用小,正作用也不大。据说这和体型有关,可怜我这种重度不眠症患者要不去精神病院开抗不安剂,要不只能吃欧洲货。库存极为有限,吃没了咋办属于致命性问题,现在尽可能适应日货,就是作用有限。北京东城区第一医院的张老太太经典名言:安眠药和毒品的唯一区别就是合法性。对极了,再深入一点,应该说安眠药副作用比毒品大多了。但这是人类现在能想到的治疗失眠的唯一方式,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想想有47%的日本人需要每天服用安眠药,我这个重度不眠症患者还得感谢日本。毕竟在动物世界,进口安眠药是给领导吃的,普通人只能吃剧毒的国货。

投稿者:

明珠

来者以安逸,去者以幸福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